附随组织不断轮迴

草根影响力新视野  文: 林诤诤

救国团和妇联会都被党产会判定为国民党的附随组织,虽然有听证会、有史料举证,但是一旦被党产会认定是要被追杀的单位,一切都是过场戏,最后的结果就是要被终结,所有的资产都收归国有,过去跟国民党有些渊源,在当时的时空或许讨了许多的便利,但是当政党轮替之后,这些蛛丝马迹都变成被打入国民党附随组织的原罪,无从辩解。针对特定政党、特定单位立法调查,没收资产,没有经过司法单位的判决,由党产会调查就要逕予以执行,这不是民主法治国家应有的乱象。打着转型正义的大旗,但是程序不正义,衍生的不公义该如何规範?国民党过去在两蒋时代未解严之前,确有很多为人诟病的不法事件,以至于今日党产被追杀并不会得到多数民意的同情,但是不代表转型正义的大刀可以越过法治,以不法为之。

政党轮替之后,民进党在国会以多数暴力强行通过不当党产条例,赋予它法源位阶,惟党产会本身就是违法违宪的机构,他隶属行政院,却拥有司法权,是道地的违宪组织。本身违宪却是执法单位,这是荒谬的,可以判生判死。昨天救国团被党产会认定为国民党的附随组织,名下的56亿资产即刻起被冻结停止处分。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在审理中投和欣裕台公司的案子,就认为党产会的位阶是有违宪之虞,已经向大法官会议提起释宪,在大法官没有作出解释之前,党产会应该停止审理,否则也是违法,党产会提出抗告被驳回,怎可仍继续执行审理?这是知法犯法,对台湾法治教育最不好的示範。

附随组织不断轮迴

(图片取自:顾立雄)

台湾钱淹脚目的说法已经停滞多年了,很多人常以此缅怀过去的荣景,带着几许的无奈和伤感。从行政院长赖清德口中说出台湾钱淹脚目,真的觉得很错愕,因为700万的劳工都在领低薪,贫富差距愈来愈严重,少数人财富多到氾滥成灾,但是对于景气看法谨慎保守,所以不愿意投资,导致一堆烂头寸,行政院说台湾的金融体系有40兆存款、上市柜公司的市值有37兆、保险业有23兆元,总计有100兆元,结论就是金融体系资金活水很深。盗匪看到这样的数字恐怕会兴起用抢得比较快的念头,这是盗贼的行径,但是如果政府看到银行的钱多,所以政府就指挥搬钱给私人公司,最近媒体报导的台杉公司就是政府白道的搬钱方式,公营行库敢怒不敢言,只能乖乖地就範,虽然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。

扁朝的时候有鐽震案,蔡政府有台杉案,异曲同工之处在于政府主导政府指挥公营行库搬钱给私人公司,经营完全跳过立法院的监督。历史的轮迴是一面镜子,现在虎虎生风的党产会,所判决的并不代表真理或是正义,因为将来政党轮替之后,现在的台杉公司是私人公司,政府高层却强押银行搬走105亿,由民进党的大老担任高层,每年坐收几亿的管理费,这可以说是民进党的附随组织吗?将来政党轮替要不要被清算?农田水利会是人民团体,因为民进党老拿不下会长的职务,就逕行收归国有,这是违法违宪又一例,将来政党轮替要不要将没收的3000亿还财于民?风水轮流转,附随组织的定义恐怕跟着政党论替不断的轮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